万丰国际注册·客服

?

更多精彩

莫卑微了自己,荒凉了爱情

时间:1970-01-01来源:95万丰国际注册文章 阅读:9
  

  我们总是一厢情愿的去喜欢一个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毫不计较得失。但到头来往往发现,人家对你根本不在意。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直以来,只愿活在自我编织的梦里,竭尽全力去维护的爱情竟是幻想。后来,梦醒了,我没有在等你,只是在等自己死心。

  距离下班还有一刻钟的时候,姐妹给我打电话,约我晚上一起吃饭。心理本打算拒绝的,可听声音总觉得有问题。当即就应下了。下班的时候,外面突然起风了,天空乌云不断,看样子随时都会下雨。站在门口摇摆不定,想想还是去吧。到了包间,就看到她瘫坐最角落的座位上,走近了才发现,什么菜手都没点,只见手上的酒一杯接一杯往嘴里灌,脸上有了该有的绯红,就连眼神都有些迷离了。一时间,脑子转换不过来,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也是一片茫然。试探性的问了句:“变天了,心情不好?”

  听到声音的她,总算回过神,注意到我的存在。指指最靠近她的座位,示意坐下,缓缓开口:“你来啦。别问发生了什么,陪我喝酒,然后慢慢告诉你。”

  安慰人这种事实在不擅长,不让她喝酒似乎也不可能,想着若是两人都喝醉了,今晚兴许要睡大街了。就在一旁陪着她。酒到深处情自流,靠着我的肩膀,喃喃自语:六年光阴,深陷爱他的世界不可自拔,每一次难过伤心到极点,暗自下决心,从此再也不要见。却始终抵不过,他的回头温柔以待,先前的遍体鳞伤也好,暗自下定的决定也罢,都将化作烟雨,飘散在空中,渗入到泥土里不见了。你说,时间是有多残忍呢,刻画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昨天我还满心欢喜,终于迎来圆满的结局,今天他就要和我分离。给我的理由,只是因为他的亲人和我双亲,争议了一下是谁先追的的,有了点小误会。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有埋怨,甚至觉得我双亲给他亲人扣上“屎盆子”,就这样一拍两散。

  说出这些的时候,她数次是哽咽的,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吸吸鼻子,小叹一口气:荒谬,多么荒谬的理由,究其原因,只是他根本不爱我。其实,我明白,在这段所谓的爱情里,把自己降到尘埃里,卑微的去爱他,仍然得不到什么。这些年,说真的,我们从来没真正的在一起,而我也拒绝了身边的追求者,其中不乏等了我四五年的人。你说,这些年算什么,不敢和任何人说我们的关系,都已经做到这样了,怎么就是不喜欢我。摸摸她的头,思索着要不要说些狠话,出口却成了:不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而是你非要喜欢不喜欢你的人。

  一头波浪大卷长发,随意散落在两肩,一双黑黑发亮的双眼,时而寒冷时而柔情似水,你的所见完全取决于,你和她的关系深浅程度。不施粉黛的面容清新亮丽,除此之外,她那姣好的的身材,也是而被人羡慕的。美中不足的恐怕就是她的胸小了点。在感情上一直都是空白,尽管有很多追求者,还有个等了她四五年的追求者,她却一直不为所动。曾经还以为她没开窍,有那么好的一个人,肯等她四五年,却被她忽视,心是多么很。又或者,她的性取向不太正常。直至今日,才明白从来不恋爱,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爱意,根源只是她心中有人。

  究竟是有多么的爱?才能如此卑微自己。这段所谓的爱情,借用周国平的话概括:昨天我们越是感觉心心相印,今天的裂痕就越是使我们疼痛,我们的隔膜感就越是尖锐鲜明。

  从头到尾,我只是听她说,一句话都没回应,渐渐在酒精的作用下,她越来越迷糊了,哭闹着拨通他的电话:你总是这样对我不冷不热,可是丝毫没有办法,谁叫一开始主动得人是我,偶尔也会想想,当我终于消失在追逐你的长途里,某个夜里你的手机微微一震,你会不会恍惚地以为,还是那分明熟悉的打扰......声音越来越小,脸上挂着泪痕睡着了。趁着她睡着了,拿过她的手机,想告诉那头,从此别再扰她,却发现那头早已是忙音。对于这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男友”,说实在的,心里多少觉得他人有点不负责吧。再看看已经睡着的她,我顺手拉黑了那个“男友”的电话。

  这一夜是漫长的,也是煎熬的,忍不住想,人都是一样的,倾尽一生的力量,爱着你爱的人,却忽视了所爱之人是否也爱你。时间是无情的,不会因为谁暂停或是加速,直到天空渐白,姐妹终于醒了。这一夜,也让她从醉生梦死里醒了。挥手,说再见,这份爱也是有尽头的,莫在卑微自己,去爱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让真正等着你,爱你的人,在爱情这片森林里,荒凉暗淡结束爱的等待。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