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国际注册·客服

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 > 写景散文 >

清醒纪——夜至浏阳河,偶记

时间:1970-01-01来源:95万丰国际注册文章 阅读:9
  

  这是一个寻常暑期,寻常末尾的夏天,空气漂浮,阳光透过层层缝隙,分割成块状,耀眼黏稠的光斑。沉闷的日子像涨红脸的大太阳,扭曲着面庞,像疯子的眼睛,目露凶光。寻常日暮,心情无着,和X君沿着逸苑路,散漫地小走,不经意就走到了浏阳河畔。涛声微弱,月色微晕,浏阳河似乎安静了许多。穿过铁门,四周菜畦高高......

  这是一个寻常暑期,寻常末尾的夏天,空气漂浮,阳光透过层层缝隙,分割成块状,耀眼黏稠的光斑。沉闷的日子像涨红脸的大太阳,扭曲着面庞,像疯子的眼睛,目露凶光。

  寻常日暮,心情无着,和X君沿着逸苑路,散漫地小走,不经意就走到了浏阳河畔。涛声微弱,月色微晕,浏阳河似乎安静了许多。穿过铁门,四周菜畦高高低低错落着,藤蔓攀附,散发着一种攀附和阿谀的卑微趋势。沿着小径穿过,碎石堆积,杂草肆无忌惮蔓延,像是要吞噬这一爿小田地。

  沿着小径眺望,一排鹅黄色的路灯勾勒出了河面蜿蜒而起的轮廓。在一长串呼啸而过的汽笛声中,蔓延到远处。雾色四起,朦胧地笼罩着河面,河面的灯光倒影像是一排排橙黄色的琉璃宝塔,在波光粼粼中,漾出瑰丽的气质,美丽至极。远远望去,河面干净的只泛起些许涟漪。那些挖沙的船只早已收拾归家,了无踪迹。给这早已沉重的大河心脏,以微喘的休憩。几个老头,趁着微弱的月光,几点鱼竿,在垂钓着倒影下最后的晚餐,相互映衬,却落寞和孤独了许多。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可以渐渐看到远处,水天相接处,河阔云低,一片开阔,穿过大桥,沿着近处奔腾不息而来,一河之隔,远处是高耸而起的高楼,危楼百尺,一排排,鳞次栉比,犹如倒立的羊齿蕨,繁华尽落,是河这边的荒凉冷落。刺眼的鲜明对比,都沿着曲曲折折的河流,渐行渐远,在我们所无法触及的远方,融为一体。

  微风漾过,暮霭凄清,和X君聊着些许打发过去的心事。随手掐几束狗尾巴草,一个暑假的时光就像散落于此的落落野花。渐渐被时光遗忘,渐渐被如野草般的心事湮没。

  想起暑期上补习班,或许这是大部分时间里共同拥有的桥段。晨光微醺,微风吹落沙沙作响的树叶,提着书包,嚼着麦芽糖甜味的馒头,登上开往中南大学的车。挂上耳机,倒戈相交的睡意,在透过车窗的晨光中,更显真实可感,姿态安然。歌声的耳畔缓缓流动,随着人流穿过高桥建材市场,穿过橘子洲大桥。在一片急促的狭窄转弯后,四周店铺林立,之后便豁然开朗。一栋栋红砖高楼在一棵棵苍翠古木的掩映下,更显厚重古朴,典雅庄严。

  课堂枯燥,却有味,只是大部分的时候,少了支撑自我那种坚持的目光。可怜辜负这难得的气氛。庄严典雅的校舍,是一种嘲讽,回荡耳畔,却恍若隔世。

  不知不觉,沿着河堤走了很远,我们开始折返而归,此时夜色渐浓,虫声盈耳,暮色四合,逐渐将四周的一切都掩埋在黑暗之中,分不清高与低,也分不清远和近。四周像是一片混沌,只有借着遥远的灯火,开始循着几位农户,施浇菜地而归的路段,踩着曲折小路而归。

  远处的浏阳河,传来了几声汽笛呼啸的声音,飘渺连续,像是一种幽咽的呼唤。换做是白天,我想我会骑着自行车,沿着河畔,像少年啦飞驰。

  在映象中,最深刻的,还是在弄潮文学社的时候,骑车游逛浏阳河,那时候,总觉得时间多的没法打发,于是会偶尔一个人,背着包,沿着浏阳河一路骑,一路骑,慢慢骑到路得尽头,然后,沿着大街折返而回,车水马龙,四处躲避,与浏阳河的自由与散漫,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于是,经常是逗留在河畔,沿着河堤,坐坐,浮云散漫,温柔缱绻。河水缓和,相随纠缠,像是一副飘渺的写意画。画中的留白,恰是这闲适心情的一点提笔。

  可是,今天的一切,开始变得熟悉而陌生,时间收藏了一季季变化。然后将一切慢慢发酵成自己的心事,于是我开始无迹可寻。

  开始不知从何处去放弃和坚守,开始在模糊中分不清清醒与混沌。

  谨以混沌结尾,是以呼唤清醒为开端,是为清醒纪。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