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国际注册·客服

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 > 写景散文 >

写景作文:故乡乌桕红

时间:1970-01-01来源:95万丰国际注册文章 阅读:9
  

  秋天最美的风景,莫过于红叶。人们通常所指的红叶是枫叶,而我要说的却是故乡记忆里的乌桕叶。有人说红叶是挂在树上的红铃铛,人们倾听它秋天的吟唱,有人说红叶是栖息在树枝的红蜻蜒,人们欣赏它美丽的飞翔……而我心中的红叶,则是对乌桕树至深的情感,记忆里燃烧。

  大别山的红叶,除了枫叶之美以外,更让我难以忘怀的却是乌桕树叶。每到秋天,山坡上,田野中,山垸边,溪水旁……乌桕叶红红地灿烂,耀眼心中的一片片天地。

  从小生活在大别山一个叫小溪冲的山垸里,童年的往事一次次被乌桕树叶点亮,美好的记忆让我陶醉畅想。每到深秋,山野的美景总会让幼稚的童年产生许多遐思。特别是当油桐叶落了之后,山上的草木也开始枯黄之际;当秋风吹过山谷,溪水失去激情的飞奔,炊烟也显得袅袅无力之时;在明净的蓝天之下,看田地的庄稼收获之后,还未耕作的荒凉土地中,看一片片乌桕的叶子红了,它给予我新的期待和希望!

  路边的山野菊仿佛是睁开了眼睛,满山遍野缀点五彩缤纷的足迹。是在为红叶起舞么?闻一阵阵馨香扑鼻而来,忧郁的心灵就有了欢欣。红叶的美景给深山增添渲染的色彩,熟悉的记忆,熟悉的风景,在弯曲的山路上蔓延时光的变幻。一棵棵,一片片一望无际的红红黄黄的彩色景观,如今吸引了多少游者的目光,作为大别山秋季旅游的亮点,乌桕红叶渐渐被世人所认识,奇境奇观也在人们眼前展现。

  但有谁知道,乌桕红叶对于一个山里娃的价值。它不仅仅是一种欣赏,或一道景观所能言语的。童年是伴随着山里的一草一木长大的,故乡的乌桕树有我太多太多的回忆。田埂地边遍布的乌桕树,从我有记忆开始,那时还是大集体劳动,无论是插秧还是锄小麦,母亲总是背着幼小的我参加劳动,有时实在太累,便将我放在田地边。乌桕树旁。春夏间的乌桕树上往往有许多毛毛虫,常常爬到身上痒痒难受,身上成片的红班常常刺骨的疼。乌桕叶青青时是有毒的,我们常常不懂事拿在手中玩耍,或者放在身上撮揉,也常是满身肿疼和奇痒。

  只有秋天的乌桕树,能够放飞着我们童年的梦幻和遐想,一棵棵一片片乌桕树叶开始由绿变黄变红,一阵阵秋风过后,遍地的彩色叶片美不胜收,我们总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采撷红叶或捡拾起地上飘落的美丽的叶片,一串串串连美丽的彩旗,再用竹杆高高挂起,让彩旗风中飞舞;抑或扛着彩旗在田野比赛奔跑,是红叶燃烧着我们童年的一个个梦想。

  深冬,乌桕叶落了,乌桕籽粒子从黑色的躯壳里渐渐地显露出了出来,枯秃的乌桕树,稀疏而零落的叶片已遮蔽不了满树的银子样白白的颗粒,那耀眼的光芒,诱惑我们好奇的目光,这时父辈们纷纷上树,用柯刀柯下白白的乌桕籽,母亲在地下捡拾银子样的乌桕颗粒,成筐成箩的乌桕籽,送到合作社去卖,白白耀眼的光芒,像一张张欢喜的笑脸,至今在梦里荡漾。

  我们捡拾着田埂地边还有许多没有柯下的或没有捡拾的乌桕籽,那是我们捡拾的快乐与希望。因为乌桕籽(也称木梓籽)是上好的化学燃料和工业材料,相当好卖。我们将它送到合作社去,就会卖得几角或几块钱,那时几角钱就能购得成把的糖果和纸笔,我们常常为我们捡拾的乌桕籽兴高采烈,每每放学回家或节假日,我们都自觉不自觉地到大人们已经捡拾过的地方去捡拾我们的欢乐和书本纸笔。乌桕树又成了童年伙伴欢乐的见证。

  我家兄弟姐妹七人,家中生活一直很困难,父亲为了解决吃粮问题,毅然辞去县里工作,但仍然没有解决粮食问题。大集体时我家也成了缺粮大户,除了上山捡拾山货外,乌桕籽也成了我们读书的来源之一。我们兄弟姐妹七个如果仅有仅靠父母挣一点工分,怎能养活,更谈不上供我们读书,如果没有大山的赐予,我们的生活又是怎样?一切都不敢想像!

  人们常说枫叶红如二月花,深山的乌桕叶在我心中,要比枫叶更美。深秋的乌桕林里,一片片奇观招引城里人不尽的惊奇之时。而身为大山的儿子的我,面对一片片心中难忘的红叶,不仅仅感叹乌桕树给予人们的美景,而早在心里将乌桕树当成故乡的一部书,用我一生的情感去读去品。

  故乡因了红叶,天空更明亮,生活更灿烂,梦想更美丽。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