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头条

文章分类

友情链接

人大换届最重要的是优化代表结构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7 09:55   9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将于2006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期间在全国各地陆续开展。这次换届选举是2004年宪法修正案将乡级人大任期由3年改为5年后,县乡两级人大同步进行的第一次换届选举,涉及选民9亿左右,其中乡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涉及选民就有6亿多。

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将于2006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期间在全国各地陆续开展。这次换届选举是2004年宪法修正案将乡级人大任期由3年改为5年后,县乡两级人大同步进行的第一次换届选举,涉及选民9亿左右,其中乡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涉及选民就有6亿多。广大选民参加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行使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是一次社会主义民主最广泛、最深刻的实践。依法做好这次换届选举工作,对于保障人民当家作主民主权利的实现,巩固国家政权基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人大代表既是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主体、又是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细胞。它集国家和人民的重托于一身,肩负着代表人民管理国家事务的重任。人大代表结构是否合理,直接关系到人民当家作主权利的实现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用的充分发挥,因此,人大换届最重要的是优化人大代表结构。

  一、人大代表结构的现状

  目前,就各级人大代表的结构现状与我国社会现存在的各方面社会成员来对照比较,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这些问题概括起来主要有“四多四少”。一是干部多群众少;二是男多女少;三是中共党员多非党少;四是代表部门利益的多谋取公众利益的少。这些问题的存在,制约了人大制度作用的充分发挥,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主要表现在:

   (一)闭会期间代表活动难以开展。由于人大代表中党政部门主要负责人比较多,这些人大代表平常公务繁忙,在人大会议期间,因各行各业负责人都忙于开会,倒还能基本上集中精力参会;但在闭会期间人大组织开展的评议、视察等活动,就很难抽出时间参加了。而人大代表如果没有闭会期间的相关活动,就不能全面了解情况。那么,对于人大代表职责的履行,进而对会议的质量就大打折扣了。

  (二)监督工作难以到位。实施法律监督和对“一府两院”进行工作监督,是人大的重要职责与权力。由于各级领导干部所占比例太大的缘故,往往使得这些监督软弱无力。每年县(市区)里召开的人民代表大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县、乡、村三级干部会议;市里开人代会就是市、县、乡三级干部会议。这样,无论在开会期间还是闭会期间,要县直各部门干部、乡镇干部、村干部去监督县政府及各部门的工作,去监督县检察院、县法院的工作,其力度又能有多大呢?

   (三)难以真正代表各方面的意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民主政治制度。而人民群众是由社会一切人群所组成的。这些人群的成员,有干部,有群众;有男,有女;有中共党员,也有非党。要体现人大代表的代表性、广泛性、公平公正性,就应按人群的实际分布状况成比例的推选出代表。但实际上却相差甚远。这些情况的存在,使得人大代表的真正代表性大打折扣,也不利于真正代表和全面反映选民的意愿。

  二、优化人大代表结构的对策建议

  随着人大作为国家权力机关职能的增强和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的高涨,优化人大代表结构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笔者认为,现阶段优化人大代表结构应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人手:

  (一)要正确理解人大代表的含义。人大代表是各方面人民群众的代言者、代行者。所以,各方面人群的分布状况应是考虑代表比例的客观依据。因此,各级党委、人大应确立这样的认识,即作为人大代表,摆在第一位的不是先进性,而是代表性,在分配代表比例、确定代表候选人时,不要先考虑开会方便与否,更不要特别去考虑通过议案、决定顺利与否,而要先考虑代表的构成是否真正是选民状况的缩影,是否真正体观和表达各方面选民的意愿。

  (二)要改革现有的选举制度和办法。在合理划分选区的基础上,推行选区制和人大代表对选区负责制。即人大代表选举时,应科学合理划分选区,然后人大代表完全由选区的选民自由选出。对党政群领导机关可以划为一个选区,代表人数可以约多于其他选区。人大代表不能只对所在单位负责,而是必须对所在选区的全体选民负责。要改变候选人提名方式,市、县(市、区)、乡镇三级人大代表的候选人都应采取划分选区后由各选区选民分别提出,既可以在选区内协商提出,也可以由选民海选提出,然后按得票多少确定正式候选人。

  (三)要改变工作方式,建立竞选机制。在代表候选人的宣传介绍上,要建立一种由选举委员会介绍,推荐候选人的政党、团体和选民介绍,候选人自我介绍“三结合”的宣传介绍候选人方式。同时,在人大选举过程中,同级党委不要过多地在会上强调人大代表中的中共党员的“党性”,要求党员无条件地服从党委的推荐。应该确立这样一种观念:在人大代表依法履行职权时,摆在第一位的应是代表人对选民的代表性、代理性,而不是党的组织纪律性,即在行使人大代表职权的情况下,他(她)的第一身份是代表而不是党员。要相信那些人大代表中的中共党员能够处理好代表选民意愿与维护党的利益的关系。

   (四)要实现“一府两院”工作人员与人大代表的角色分离。在一个“一府两院”工作人员占相当大比例的代表结构状态下,要去有效地开展对“一府两院”的工作监督,等于是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同体了,其效果可想而知,也有史为证。不仅工作如此,就是行使法律监督、选举任免、决定重大事项等职责职权时也有类似的问题。所以,代表与官员,两个角色不要混淆,而是要分离。尽量不提名或者少提名“一府两院”工作人员担任人大代表。

  (五)适当多推选人大常委会机关的工作人员担任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机关作为人大代表服务的机关,有大量既精通法律,又熟悉人大工作的干部,在目前我国人大代表不能实行专职化的情况下,可优先考虑在人大机关多推选些人大代表,让他们专司人大代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