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国际注册·客服

更多精彩

冥花开不尽之捉迷藏

时间:1970-01-01来源:95万丰国际注册文章 阅读:9
  

  按说菲菲不应该留恋这个地方,毕竟阳光福利院里并没有传说中温柔的院长,有的只是冷漠和责骂。

  是的,菲菲是个孤儿,在被养父母领走以前一直居住在阳光孤儿院,整整五年的时间。

  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却不想等到自己有了女儿以后,居然生起了回来看看的念头。

  菲菲从来不是个性格拖沓的人,虽然对这奇怪的念头很不理解,但经济条件跟得上,索性直接带着女儿驾车来到这里,遂了自己的愿。

  阳光福利院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把外面整个翻新了一遍,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装模作样。

  菲菲这样想着,对于院长的接待越来越敷衍。刚好她的女儿吵吵着要小便,她就趁机打断院长的介绍,询问了厕所的方位以后,就带着女儿逃离了这里。

  奇怪的是厕所居然是隔间的,要知道这福利院的整体水平都不高,甚至有些教室都还是水泥地,孩子们就用着半旧的课桌听老师上课。所以在大范围下看到这个明显高出一等的厕所设施,菲菲才会感到诧异。

  小孩子总是想起来一出是一出,偏偏大人还不能和她计较。这不,小姑娘上完厕所后非要菲菲陪着玩捉迷藏,还不等她反对,就嗖地跑进了厕所,不知道躲到了哪个隔间。

  (美文网 www.meiwen.com.cn)

  菲菲无奈地喊了几声女儿的名字,语气从温柔到严厉,却并没有得到女儿的回答。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又想着出去了也没什么别的事,这才拿着自己的包包进了厕所,想着一会儿找到女儿了一定要好好地教育她,不能在厕所里玩捉迷藏,不然的话就会……

  不然的话就会怎么样呢?

  话到喉咙却戛然而止,菲菲有些郁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开始回想自己到底是从哪里听到‘不能在厕所里要捉迷藏’的说法,感觉答案隐隐约约地靠近,又在她快要想起来的时候忽然飘远。

  菲菲摇了摇脑袋,试图将脑海里突然产生的杂念剔除掉,却发现自己恍惚中居然看到面前蹲着个穿着睡衣的小女孩,抱着个破旧的娃娃呆呆地望着自己,那表情似是委屈,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又消失不见。

  也对,这厕所里除了自己的女儿以外,哪里来的什么小女孩,肯定是她看错了。

  菲菲这样想着,开始一边呼唤着女儿的名字,一边从厕所下面的缝隙里检查着厕所的隔间。女儿今天穿了红色的小皮鞋,是她上个月带着她去商场买的,她一直都记得。所以只要看到红色的小皮鞋,就肯定是自己的女儿没错。

  厕所里空空荡荡,只有菲菲拉开厕所门时产生的吱呀声清晰可闻。

  吱呀,吱呀……

  已经检查过左边一排的隔间了,都是没有人在的,也就是说女儿肯定躲在右边的隔间里无疑。

  既然笃定了女儿的位置,菲菲也就稍稍放下心来,检查的时候也不像之前那么急迫,就连喊女儿名字时候也是拉长着声音,颇有些敷衍的味道。

  就剩下最后角落里的一个隔间没有检查了,菲菲甚至都懒得再从缝隙里看,只确定里面有人以后就不断地敲击着厕所门。

  “乖女儿我找到你了,快出来,别跟妈妈闹了啊。”

  菲菲诱哄着,却无论如何也没听到女儿的回应,不耐烦之下,索性占着身高优势,来到隔间的旁边位置里,踩着马桶往里面瞧。

  “你不乖哦,妈妈可要生气了。”

  菲菲呆滞地盯着空荡荡的隔壁,不明白这唯一有可能的位置为什么没有女儿的身影。

  不要在厕所里玩捉迷藏!

  菲菲突然又想起了这句警告,还来不及找到它的出处,就听到空荡荡的厕所里传来小女孩的哭声。

  压抑的,惊恐的,伤心的哭声。

  “是谁?”

  菲菲大声询问着,她平日里虽然因为工作与女儿并不亲近,但也听得出来这并非女儿的哭声。

  哭声断断续续地,并没有人回答她。

  菲菲开始担心起自己女儿的安危。女儿明明是在这个厕所里玩得捉迷藏,她检查了所有的隔间,除了一个空着的全封闭隔间以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人。那么问题来了,她的女儿呢?厕所的隔间又是如何锁上的?

  正在她急得快要发疯的时候,那哭声终于停了下来,厕所里也恢复了安静。

  “妈妈,我在这里!”

  菲菲听到自己的女儿这样喊道,像是就在自己耳边,又像是离自己有很远的距离。

  菲菲再次从最后一个隔间开始检查,一直检查到门口,却还是没能发现女儿的踪影。

  “妈妈,我在这里啊!”

  菲菲下意识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终于在最里面的隔间门口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穿着自己买的红色小皮鞋,笑容调皮。

  菲菲快步地跑了过去,却在抱起女儿以后,讶异地在她的怀里看到了那个破旧的娃娃,再仔细去看女儿的脸,才发现怀里并不是女儿,而是方才突然出现的小女孩。

  “你是谁?我女儿呢?”

  菲菲慌忙将女孩放到地上,后退到安全距离以后,死死地盯着她。

  小女孩却只是忧伤地望着她,泪流满面。

  “菲菲,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我好饿,好冷啊……”

  小女孩说着,将怀里的破娃娃抱得更紧,似乎只要这样做就能忘却饥饿和寒冷似的。

  记忆纷杂,菲菲狠狠地捶了下自己吃痛的太阳穴,终于想了起来。

  那是菲菲刚来福利院不久的时候,因为性格开朗,很快就交到了许多朋友,而其中就有一个叫做莎莎的,关系最好。

  那时候,孩子们在阳光福利院最好的娱乐方式就是捉迷藏,而有厕所的隔间更是被躲藏者所青睐。

  后来,莎莎躲了进去,菲菲却因为中途被其他朋友拉着一起吃午饭忘记了寻找。于是,莎莎孤单一人在厕所里从上午等到了下午,又从下午等到了黑夜。

  小孩子本就虚弱,又是严冬时候,等到人们在第二天早上发现莎莎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僵硬的尸体。

  菲菲很害怕,恰好这时候有对夫妇过来领养孩子,又刚好挑中了乖巧安静的她,她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她没有带走福利院里的任何东西,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将与这里有关的一切统统忘记。

  而她真的忘记了吗?菲菲带着并不存在的女儿重回阳光福利院,终于找到了答案。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