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国际注册·客服

更多精彩

蓝殇,一伤经年

时间:1970-01-01来源:95万丰国际注册文章 阅读:9
  

  99年深冬,水蓝跟好朋友米秋一起吃饭的时候结识了米秋的朋友笑尘,饭后笑尘请她俩去卡拉OK唱歌。那是水蓝第一次去歌厅,也是第一次喝咖啡,笑尘点的,十元一杯。

  笑尘是个高大英俊的男孩,穿了宽大的圆高领的手织的蓝毛衣,更加彰显了他那张白皙的脸。水蓝一看见他就觉得心砰砰乱跳,不觉一抹少女娇羞的红晕就飞上了她的脸庞。

  其实水蓝也是个漂亮内秀的女孩,那晚她穿了一件米黄色卡腰的小款羽绒服,在霓虹闪烁的光晕中,平添了几分单纯与天真,明显笑尘看她的眼神有几多醉意。

  米秋说自己天生没有音乐细胞,所以主动承担了点歌的重任。水蓝跟笑尘则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歌者,他们虽然第一次合作,可是所有情歌都让他们演绎的到了极致:《心雨》,《糊涂的爱》,《迟来的爱》,《你让我心动》------那晚他们边喝啤酒边唱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完全醉在了歌声中,情境里。直到将近零点了,他们才难舍难分地决定离开。分手时笑尘说此生能够认识水蓝是他一生的福气,所以他主动给水蓝留了手机号码,并向水蓝索要联系方式。其实在那个年代,手机真的是很时尚的东西,几乎没有人在用,水蓝是没有的。但是水蓝却有一部传呼,这在当时也还算可以的了。但是他们在存储彼此的号码时都没有记录对方的名字,而是很默契地用“蓝毛衣”和“黄棉袄”代替了。

  水蓝生来就对蓝色情有独钟,所以那晚之后笑尘穿着蓝毛衣的形象就一直在她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那晚她真的失眠了。

  笑尘虽然没有专属喜欢黄色的习惯,但是那晚水蓝的小米黄羽绒服也成了他内心最深的印,尤其水蓝可爱靓丽的笑容总撩动地他的内心像一团火在燃烧,辗转反侧之后不知不觉就到了天明。

  第二天一大早水蓝就意外地收到了一条热情洋溢的传呼:“花儿般的黄棉袄早上好!遇见你是我最真的缘,祝你快乐每一天!真的好想你。蓝先生。”

  那时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水蓝还没认真谈过恋爱呢,怎么能直面这么直白的一见钟情的传情达意的方式呢?她的心里像一下子藏下了无数只小兔子,总是起伏难平。其实冥冥中她也觉得她对笑尘有一种特殊的情份,也许那就是爱情吧?她思忖着,心花慢慢在微动的心湖里绽开了。

  水蓝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上的班,又是怎么熬到下班的?因为她满脑子都是那个蓝先生,让她心醉神迷的帅呆了的男孩。

  (美文网 www.meiwen.com.cn)

  其实笑尘也并不好过,他那天所有原材料的进账几乎都出错了,因为他的心早已飞到了那个一面之缘贤淑文静美丽大方歌声优美的小棉袄那里去了。

  终于,当水蓝带着一份说不清的心绪走出单位大门时,她的眼睛一下子圆睁到了极致:因为她看见了正对着她笑的笑尘。笑尘的笑容灿烂而略带几分憔悴,仿佛历经了人世间难言的别离与相思刹那间相遇了真爱的人一样,至少他给水蓝的直觉是那样的。

  笑尘说要请水蓝吃饭,尽管他们算不上熟悉,可是水蓝居然鬼使神差地没有拒绝,并且内心还有一丝甜蜜的幸福在包绕。因为在水蓝的心里,他们仿佛前生就已经相识了一样,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那晚他们喝了很多酒,然后又去唱歌,不过那晚水蓝几乎没唱,因为他要听笑尘用歌声对她表达最深的爱意:《偏偏喜欢你》,《谢谢你的爱1999》,《只要为你活一天》,《想你想得好孤寂》-----仿佛每一首都透着最真最深的情爱。尤其是笑尘那近乎迷离的眼神和满含爱恋的倾情流转的心曲,真的让水蓝无从拒绝这个男孩情到深处轻吻了她洁白如玉的手背。

  其实那晚他们真的都喝醉了,其实那晚他们也真的都为彼此而陶醉了。那晚笑尘载着水蓝去了他的住处,但是那晚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只是在相互诉说着自己的曾经,从记忆里的童年一直到那时那刻的点滴。也许这也是一种最好的表达爱的方式吧?因为深爱彼此,所以要把对方以前自己不曾经过的日子最少在听着的印象里给补回来。

  水蓝一路顺水顺风,是没有喝过苦水的娇小姐一样,清纯干净的令每一个人都会心生怜惜。可是笑尘则不同,他从小父母就感情不好,所以他一路都是在父母的厮打谩骂中度过的。直到后来越来越不能忍受之后逃难到了姑姑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说到伤心处时笑尘爱笑的眼睛里溢出了无助伤痛的泪水,他说他真的好想过跟别的孩子一样有父母疼爱的家庭和乐的日子,也真的好想有人能够安抚他已经冰冻了的心。听着听着水蓝的心都碎了,她真的不能想象这么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会有那么悲情的过往。于是她心疼地帮笑尘擦去了眼角的泪,用一颗温暖的心将笑尘揽入了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说:“以后你再也不会孤单了,因为有了我,我就是你冬天的太阳,温暖你,照亮你内心每一处阴暗的角落,请一定相信我能做得到!”

  说完他们抱得更紧了,仿佛彼此都要窒息了了一样。就在那一刻,窗外突然飘起了鹅毛大雪。那飘忽的一地洁白仿佛预示着他们地老天荒,白头到老的爱情一样,让他们的心真的好激动,终于忍不住他们去楼下赏了一夜的雪:依偎了一夜,说了一夜的情话,许了一世的诺言。那一夜让他们明白了:原来世间真的有冥冥中注定的缘,原来世间真的有所谓的一见钟情。其实当时间已经在人们的内心深处变得淡然,那么相识一天两天又怎样?一样可以注定永远!

  那夜之后他们几乎进入了公开的恋爱期,他们相互都霸占了彼此除了上班以外的所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他们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一起喝酒,一起吃饭,一起唱歌,有时候正吃着饭笑尘也会情之所至地突然站起来搂着水蓝的腰慢慢摇摆着唱最动情的歌:“请你再为我点上一盏烛光,因为我早已迷失了方向。我掩饰不住的慌张,在迫不及待地张望,最怕这一路是好梦一场。而你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情愿就这样守在你身旁,情愿就这样一辈子不忘-----”听着听着水蓝总会激动地流泪,然后把自己的唇深深埋进笑尘的唇里面。他们就那样忘却尘俗地深吻在一起,那一刻仿佛世界是独属于他们俩的,他们真的深深地把彼此刻进了骨子里,如果说要别离那就等于把彼此的心割去,推向了地狱。

  他们就这样幸福着,甜蜜着,陶醉着,等待着牵手红地毯的那美妙的一瞬。可是一个叫晚晴的女孩有一天突然到访,而且直接去了水蓝的办公室,让水蓝的梦一下子破灭了。水蓝的办公室是单人的,所以她就请晚晴在办公室坐了下来。

  晚晴的肤色近乎棕色,是个小鸟依人近乎外国人的小女人。看得出她也是个很直爽的女人,因为她的第一句话就直接道出了来意:“你认识笑尘吧?我是他的未婚妻。”听到这话时水蓝正在给晚晴倒水,结果因为极度震惊水杯碎裂水全洒在了脚上,脚一下子变得红肿了。晚晴本来是想跟水蓝好好聊聊的,结果这样水蓝必须去医务室了,于是晚晴帮她喊了隔壁的同事自己悄悄地走了。

  医生给水蓝上药时,一直问她疼不疼。水蓝根本不说话,只是一直在流泪,因为她的心真的很疼很疼。

  下午笑尘接水蓝下班时,水蓝没在。笑尘从她同事那里知道她烫伤了脚请了假,在宿舍躺着呢。当笑尘捧着一束清新缀满了勿忘我的百合来到水蓝的宿舍时,水蓝已经哭肿了眼睛。以前的水蓝是最喜欢坠在百合间的勿忘我的,可那天她真的好想把那些星星点点都撒到天际,因为她真的好想一下子把那个欺骗了她的蓝毛衣撕得粉碎,让其飘得越远越好------

  水蓝红肿的眼睛和怨恨的眼神真的吓到了笑尘,他赶紧过去想要搂住颤抖的水蓝,因为水蓝的样子看起来真的让人既心疼又心寒,笑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脸茫然。

  水蓝狠命推开了这个她曾一度深陷的男孩的怀抱,她歇斯底里地哭喊着让笑尘去问晚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听到晚晴两个字时,笑尘眼角明显掠过一丝异样。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说让水蓝好好养伤,等水蓝伤好了他们就去登记结婚,他会给水蓝一个满意的交代的。水蓝说想一个人静一静,看着她如风中的落叶般的气若游丝的神情,笑尘哭着离开了,他是真的心疼水蓝的疼。看着笑尘离去的背影,水蓝哭得天昏地暗,她是真的受伤了,身心俱碎。

  水蓝实在无力承受自己如此真爱深爱的男人会莫名其妙地跑出一个未婚妻来,她决定带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去旅游去,一是为了逃避,二是希望时间可以给自己的心一个满意的交代。

  出去了七天,却没能忘却笑尘的脸。而是他们之间的美好一天比一天更加清晰地逼向了她的每一根神经,她突然意识到她真的离不开这个人,所以她必须回去听他解释,给他机会,因为他说过要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不是吗?

  水蓝回去后直接回了单位,她想换件衣服在第一时间去找笑尘,因为那份逼人的思念已经让她无路可退了。可是没想到刚到保卫科值班的人就说有她的快件,于是她就边往宿舍走边打开了。这封快件真的有着原子弹爆炸的威力:因为里面是晚晴跟笑尘的结婚证的复印件!

  水蓝一下子晕倒了:旅途的疲累加上刻骨的思念真的把她推向了身心的最低谷,稍有打击他就再也没有丝毫的力气承担了。

  当水蓝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洁净的单间病房里正在输液,笑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泪水已经浸湿了大片的被褥。水蓝本想给笑尘一个耳光的,但是她真的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水蓝的脸色惨白的就像已经不在人间了一样,这让笑尘连死的心都有了。看着水蓝有要打自己的冲动,笑尘赶紧不停地扇自己耳光。看着笑尘的举动,是那么地真诚而真挚,水蓝不禁心软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笑尘。她抱得好紧好紧,因为好像一松手笑尘就会永远从她的身边消失一样。

  水蓝输液结束后已经天黑了,笑尘带她出去吃了晚饭,那晚他们谁都没喝酒,也谁都没说话。饭后他们去了就近的小公园,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笑尘把水蓝紧紧地搂在怀里,泪水不停地顺着水蓝的面颊流下来。水蓝也不禁跟着哭了起来,他们的泪水交融在了一起,交汇成了笑尘声泪俱下的旋律:“Good-bey,mylove,让我在你肩上哭泣;再见吧,我的宝贝,让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笑尘唱着唱着就哽咽了,唱着唱着水蓝已经跪在了地上。

  笑尘说他跟晚晴曾经订过婚,也同居在了一起。但是后来发现晚晴的性格真的跟自己格格不入,还经常撒泼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所以他们真的已经分开很久了。但是就在那天晚晴找了水蓝之后,她又去了把笑尘养大的姑姑家。还在那儿又哭又闹的,说笑尘没良心,自己都怀孕了居然还跟自己分手。

  笑尘的姑姑一听晚晴怀孕了,就赶紧安抚晚晴,说让她不要激动,那样容易吓着胎儿。还说她会保证让笑尘马上跟晚晴登记结婚的,因为她坚信笑尘不会违背她的意愿的。

  是姑姑供着笑尘完成了学业并给笑尘安排了满意的工作的,并且姑姑也是行政单位的重要领导,是特别爱面子的。就算姑姑要笑尘的命,笑尘都会给的,何况是一段无爱的婚姻呢?就在那样的万般无奈之下就在水蓝旅游回来的前一天笑尘跟晚晴登记了,并且很快就会举行婚礼。

  听完之后水蓝并没有责备笑尘什么,甚至觉得如果换了自己可能也会做出跟笑尘一样的选择,因为毕竟他俩都是通情达理知恩图报的性情中人。

  笑尘的婚礼如期举行了,水蓝没有参加,但是送去了贺礼,她是真的希望笑尘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的,尽管她的内心积满了伤,甚至已经成殇。

  笑尘婚后水蓝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跟暗恋了自己很久的同事结了婚,他断绝了跟笑尘的一切联系。只是经常会听朋友米秋说笑尘婚后有点破罐子破摔,他们夫妻本就没有感情,所以一直经常吵架。米秋还一直感叹:说要是当初水蓝跟笑尘能在一起该多好啊!

  就在他们分开后不久水蓝也买了手机,并且决定一辈子都不换号,她也五年一个期限地听到了两次笑尘的声音。水蓝知道因为米秋的关系,笑尘得到自己的电话号码是可以很容易的。但是他们都是对人生负责的人,所以他们都把彼此隐藏到了最深。

  十年两个电话,水蓝接听之后笑尘的第一句话总是不曾更改:“这么些年了,你的声音一点都没改变。”是啊,又怎么会改变呢?那是怎样的一份爱恋啊?根本就是不容更改的情感,不是吗?

  就快到十五年了,到时候水蓝的电话应该还会响起吧?唉!一别经年,不曾遗忘,但所有的牵挂注定终生成殇。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